摘要      事物的发展兼具两面性。从不同角度看同一事物,结果却会是千差万别。3D打印这一 技术自诞生之日起即挑起人们热爱争议的本性。赞赏者有之,怀疑者有之。一时间,艺术 圈里掀起了一股对新方法(3D打印)介入到创作领域的热议。 赞赏者以为,3D打印不仅提高了艺术家的工作效率,更提供了一种创作的新方法。它 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艺术家对“所思即所见”理想状态的渴望,同时,“科技与艺术的异步 效应在3D打印的介入中逐步消失。”3D打印能制作出极其精细而繁琐的结构部件,也可完成 造型极为规范甚至完全对称的装置组件,还能就同一造型的复制以及无级缩放驾轻就熟。 从这一角度看3D打印无疑拓宽了艺术家的艺术生命体验。 怀疑者则认为,3D打印并不完全适用于以“思想、审美、技术和稀有性”为核心价 值的艺术门类。有人担心3D打印会导致艺术创作中宝贵的传统手工技艺的流失,也有人忧 虑3D打印严密的算法会抹杀艺术创作中弥足珍贵的手工痕迹。3D打印也常常在版权和道德 问题方面遭到道德人士的诟病。怀疑者们言之凿凿的发问:当艺术创造变成艺术制造的时 候,艺术的价值是否依然存在? 我们是否放大了3D打印对传统艺术界的冲击,也高估了3D打印在艺术创作领域中的颠 覆性作用?毕竟,任何技术都是一种脱离于思想之外的工具。 在本期的“视线”栏目中我们约请了在3D打印艺术创作方面进行不断探索的几位艺术 家撰写文章,阐述各自对3D打印的观点及创作体会。同时还约请了站在3D打印外围的艺术 家、编辑、教授及普通艺术工作者就这一陌生领域的认识和体会发表见解。当然,有关对 3D打印的深入研究,短短几篇文章并不能涵盖3D打印领域之全貌;但是,就是这些零散的 思考,或多或少的体现了人们思维撞击后,迸发出的不同理念与观点。也就是通过这些文 字,我们似乎看到了拥有理智思维的人们,在3D打印技术日趋成熟的研究应用中,就同一 问题、不同面向的观点,最终达成令人欣喜的和解。

更多      《中国美术》2016年第3期  3D打印技术专栏